【女审神者】放下

小学生文笔

ooc可能有

角色没有贬低之意,一切都是审非

写的有点凌乱

————————————————————————————

一年半之前

穿着黑色正装的时之政府公务人员坐在黑发少女面前,介绍着成为审神者需要注意的相关事项以及科普相关刀剑男士的背景。少女翻阅着资料看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眼睛再也离不开那位刀剑男士,白发金眸,白色衣着如鹤般灵动。

鹤丸国永,少女在心中默念着这位刀剑男士的名字。

对面的公务人员似乎发现少女停留在某一页的时间过长,摇摇头叹息道:执着于一把刀可不是好事。

一年前

锻刀炉旁边,一名黑发少女站在刀匠旁边神情紧张,身旁的近侍加州清光帮忙按照审神者所给的公式将材料递给刀匠,刀匠只是默默的把材料扔下锻刀炉中。

01:30:00

03:00:00

审神者看着刀匠挂上去的时间,突然就沮丧起来。什么时候才能有320?都快半年了。少女神情黯淡的想到。明天吧,或许明天他能来,审神者用手拍住脸为自己打气。

清光看着时间,心里面却是送了一口气。审神者这半年对本丸的刀剑男士都一视同仁,资源大部分都用于搓金刀装,早期的资源匮乏,审神者只敢每天日课三锻,后面就养成了这种习惯。但是他知道审神者心里面只有那位白色的刀剑男士,他也并不希望那位刀剑男士到来。专宠这种事,如果是自己固然是好事,如果是他人……

10个月前

审神者和清光出来采购本丸短缺的物品,万屋街道上都是各色的审神者以及刀剑男士。也不难看到名为鹤丸国永的刀剑男士,审神者看着别人家的鹤丸国永,一不小心就愣了神。白发的刀剑男士也察觉了有人注视着自己,发现是位黑发少女,便对着审神者友好的笑下。审神者对他的笑毫无抗拒脸上已经浮现薄红。这一切被清光看在眼里。

9个月前

审神者和自己的友人在居酒屋相聚,带来的近侍都在外面等待,聚会的惯例都是刀剑男士不得参与的,居酒屋提供了相对隐私的空间让审神者之间交流放松。

“好久没能这样相聚了,最近的战力扩充真的累死我了。”友人一口喝完手中的饮料,抱着少女抱怨道。“还好本丸中有各位美颜盛世来安抚我的心。”

“所以之后就可以放松啦。”少女看着友人笑道。

友人枕在少女的膝上,拿起手中的白色杯子对准头上的灯光,晃着手中的饮料漫不经心的说:“你会选择和你爱的人在一起?还是爱你的人在一起?“

少女没料到友人抛来这个奇怪的问题,但还是回答:“我会选择我爱的人,因为……不是爱他才会在一起吗?“

友人听后苦笑道:“也对。可是他不爱你呢?”她说完便坐起来,岔开了这个话题向少女问道:”对了,那位来了吗?”

少女愣了下,黯然的神情已经表明着自己的情况。“还没,明明都试了各种他的公式,他还是不来,出阵方面也是。”

友人拍了拍少女的肩,递给少女一个白杯子安慰道:“嘛,肯定会来的,来,试一下这个。“

殊不知那是老板上错的果酒,少女不胜酒力,一杯就已经迷迷糊糊了。外面的近侍进来接审神者走时看到是一个脸红扑扑地在趴在桌子上,手还拿着杯子在乱晃。另一个在那里胡言乱语。

友人的近侍江雪左文字拿着手中的念珠叹了口气,弯下腰将友人手中的杯子拿走,搀扶着自己的主人向清光点头示意告退。清光走上前直接将黑发少女背起来,审神者搂住近侍脖子意识不清地大声说道:“清光,为啥他还不来啊。“

清光愣了下,反应过来那个“他”指的是谁,还没等他回答,少女开始了喋喋不休的酒后胡话。

“清光,嗝。我只告诉你喔,鹤丸他有那么的好看。”

“尤其是他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

“清光,我好想见他,嘻嘻。”少女笑着笑着却突然开始哭起来,眼泪划过姣好的脸容,滴落在清光的外套上面,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明明是我第一眼就看上他的,为什么一直还不来?”

“半年了,一直都是他的公式,可是唯一一次320来是江雪。”

“每次我去万屋都只是为了看到他,即使他是别人的,可是看一眼都好啊。”

“呜……咳咳……”少女哽咽的说道。

明明平时即便是雨水,也不会轻易穿过外套。但是清光却感受到少女的眼泪像是直接滴落在背上,很烫。他听着少女的哭诉,心里像是被针扎过似的,这就是人身的感觉吗?他苦笑道。

第二天事后,审神者脑子一片空白,她记得昨晚好像是清光将自己背回来,她还向清光问起昨晚的事,得到的回答是审神者昨晚喝醉就睡着了。

4个月前

审神者在手入屋拿着粉袋为已经重伤的清光进行本体手入,看着已经对面刀剑男士,生气的说道:“为什么不回来?都交待说了中伤回来。最近你都是这样,你是不是要违抗我说的话啊。”

清光沉默了一会,他说到:“快到了王点了……”

审神者听到后更是生气,“再怎么到王点也不能逞强啊。”

对方突然抬起头来,緩緩上挑的吊眼梢注视着审神者,随后又错开眼神,把玩着手中刚刚在战斗中划花的指甲,漫不经心的说道:”到王点,才有可能找到鹤丸国永。“

审神者打粉的动作怔了一下,她没想到清光会直接将这个拙劣的隐藏说出来。突然想到这几个月来对方的频繁受伤和劝说自己不用顾忌资源尽情锻刀。原来……他一直知道。以清光爱撒娇的性格,平时做了什么事情都会向自己邀功,而这次他却……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

看着动作停住的审神者,清光带有些不安的说道:“愿意帮我修理,意味着,我还被爱着吗?”

审神者放下手中的粉袋,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捧住清光的脸,认真的说道:“清光是我的初始刀,是你一直陪着我走到现在,你在我心中是很重要的。就算我再怎么喜欢鹤丸国永,我也不会牺牲你去换取他。所以,以后不要再这样对自己。“

眼前的近侍红色眼眸中倒影着黑发少女的样子,清光被审神者突如其来的发言愣住了,随后他将手盖在审神者的手上,脸上洋溢的笑容比起言语快要快一步“主人要记得你说过的话,这么可爱的我,要好好对待喔。”

1个月前

同为新选组的刀剑男士发现这几个月清光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受伤,那种不要命的打法曾经让大家都十分担心。现在的清光每天都腻在审神者那边,美曰其名的监督审神者工作,实际却是向审神者各种撒娇。喂,别以为我们看不到你帮审神者锻刀还克扣些材料。根本就不是太刀公式好吗?其他刀剑男士心里默默吐槽到。

审神者在那次之后就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执着在鹤丸国永身上,而忽视了身边人。她私下问过药研,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药研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淡然地说道:“大将喜欢鹤丸国永其实大家都知道,大家虽然会有不高兴,但是只要大将还在乎我们就够了。”当时的审神者内心里面都是自责的,一路以来都是本丸中的大家一直在陪伴着自己,自己的执念却让他们难过。

之后日子里,审神者都尽可能的关注在每位刀剑男士身上,平时也会带各种不同的礼物送给本丸中的大家。对于鹤丸国永,审神者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的执着了,毕竟身边有着大家的陪伴。本丸中的刀剑男士也乐于审神者的靠近,刀剑最喜欢的莫过于使用者的亲近。

或许,是时候放下了。审神者坐在走廊上捧着手中的茶杯看着外面盛开的樱花,心里想到。旁边的清光借着近侍优势,将靠近审神者的其他刀剑男士默默挤开,如同小黑猫圈住自己的地盘一样。审神者将清光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笑而不语。

15天前

审神者和友人在居酒屋例行聚会,友人例行问审神者那位的消息,审神者这次坦然的说:“有缘就会相见。大概我与他没有缘分。”

友人愕然,没想到当初最为执着的少女现在却放下执念,以为只是转移了爱刀,打趣道:“说吧,看中那把了?”

少女抿了口茶,没好气道:“没有,从头到尾我想得到还是他,但是我的心中并不只仅有他,还有本丸中的大家。”

友人看了下外面,苦笑道“放下了也好,这种东西强求不来。”

“好了,我还要带点心给大家。下次再聚吧。”少女看了看时间,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你也太宠他们了吧,”友人对着少女放下执念感到高兴。

毕竟,执念太深,伤害的只是自己。友人将杯中茶一口饮尽,转身离开。

现在

锻刀炉旁边,审神者例行三锻,刀匠将近侍递过来的资源的扔进锻刀炉中.

03:20:00

审神者以为又会是江雪,便拿过加速札扔进去,一阵樱花飘过,却不见有刀剑男士出来。

突然身后有人拍自己,转过去一看白色充斥在自己的眼中。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嗯,被吓到了,欢迎你的到来,鹤丸国永。”

少女平静的说道。

END

————————————————————————————————————————

当初也是为了鹤球而入坑,结果现在成为清光粉。

鹤球也是我在小乌丸限锻活动中用小乌丸的公式意外的来,真的惊吓到我了。

想起来都觉得有点好笑,当时为了鹤球各种玄学都用上,什么毛球,惊吓道具祭拜。(笑

其实后面想想看,当时对于鹤球的情感可能更偏向于粉丝与偶像?

不过我个人还是更倾向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一见钟情固然好,但是太过漫长的等待也让我心死了,大概我自己也不是个坚持的人吧。

评论
热度(10)

© 木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