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球组刀男的各种抱(part2)

灵感来源于微博的8种CP抱姿势集
发现刀男人设还挺多有绒球的
小学生文笔
occ可能有
女审无名字

————————————————————————————

3.蜻蛉切场合(坐手臂抱)
审神者盯着从烛台切光忠那里递过来的购物清单,看着长长一串各种生活用品,手撑住头感叹着各位刀剑男士对洗发水的消耗量,想了想本丸众多长发飘飘的刀剑男士,再摸了摸放在隔壁的小判箱,叹口气还是起身去万屋采购吧。
思索了下采购的物品这么多,光忠也在忙,嗯……该找谁可以提这么多东西呢?审神者边走边想着,接着看到一抹紫色身影,在挥动着手中的枪进行修炼。
“蜻蛉切。”审神者在旁等待其结束后叫住了他。
“在,是叫我吗?”蜻蛉切恭敬地向着审神者单膝跪下,审神者扶了扶额,面对这位忠厚的刀剑男士,虽然多次跟他说不用如此恭敬,但是对方对主从这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认真。
“陪我去万屋一趟吧,我需要你的帮助。”
“是,提东西……就好了吧?”蜻蛉切本以为只是纯粹的打下手,结果万万没料到今日的万屋人如此之多,街上满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一不留心,就失去审神者的踪影。
另一方面,审神者提拖着各种物品从人群中艰难的挤出来,这才发现自己与蜻蛉切走散了,这下子麻烦了,审神者提抱着大袋小袋心想到。
走了两步,审神者感到脚下的红纽草鞋有些异常,才发现在刚刚在人群中挤太大力,现在中间二齿都脱开了。审神者觉得今天可真是祸不单行,她小心翼翼的平移着脚磨磨蹭蹭地往路边挪去,就在这时循着灵力而急步走过来的蜻蛉切终于找到走散的审神者。
“主公,是我的失误,没有好好跟着您。”忠厚男子自责的说道,一手轻松拿过审神者怀中抱着的物品,却细心发现审神者似乎行动不便。
“一不小心,鞋子的扣就断了。啊哈哈,看来今天运气不是很好。”审神者摸着头无奈的笑笑。
面前的男子沉默了下,“主公失礼了。”弯下腰将手从审神者的膝盖后方环过,突然一下子把审神者抱起来,“哎哎哎?!!!”审神者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坐在蜻蛉切手臂上,双手环住蜻蛉切的脖子,膝盖还依靠着对方白色绒球。
“就让我为主公今天的遭遇做些弥补吧。"
“等等,你这样能走吗?不对,我运气不好和你没关系。”审神者语无伦次的说道。
“主公不用担心,这种程度不算什么。”蜻蛉切对审神者的关心感到意外的高兴,托着审神者拿着物品便健步如飞的往本丸走回去。审神者被旁边人的视线看的都脸红,整个人都埋在蜻蛉切的脖子边不敢看周围,这种小孩子的抱姿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心里面被各种羞耻感弄到快抓狂的审神者无比期望赶紧回到本丸。

审神者:为什么不帮我买双鞋子???(扶额
蜻蛉切:还可以这样?(当时完全没想到)

4.小狐丸(公主抱)
审神者对于小狐丸的心情是复杂的,当初在5-3沟沟乐的痛苦经历至今让审神者都不想再去那里,结果在小乌丸限锻活动中咬咬牙把平时攒的富士和御札都扔进去,祈求着3小时20分钟的到来。然而……结局感人,都是1:30,好不容易出了3小时20分钟却是本丸中已经有的太刀。
“最后一个富士了,好歹你也给我一个我没有的。”审神者挣扎着把最后一个富士给了刀匠。
04:00:00,审神者看着这个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默默扔了个加速札。
一阵樱花飘过后,“虽然很大但却是小狐丸。不,不是开玩笑。并且也不是赝品。名字带小!但是很大!”白发付丧神出现在审神者面前,这就是小狐丸与审神者的第一次相遇。
也正是这种误打误撞的相遇也让审神者对小狐丸不怎么热情,外加审神者对这种身材高大又具有野性的刀剑男士有着莫名的惧怕。
傍晚审神者被蜻蛉切像小孩一样托着抱回来时还遭到一部分刀剑男士的开玩笑,脸皮薄的审神者当场就蹦下来头也不回的只穿着白足袋躲回自己房间。
在房间冷静过后的审神者想起快到晚饭时间了,便走去大广间。在途中却看到从远征回来的小狐丸,小狐丸对审神者笑了下说:“主人,小狐远征回来了。”
审神者看着野性的刀剑男士渐渐迫近,心里觉得毛毛的,脸上还是保持平常地对着小狐丸点头示意说:”辛苦了,收拾下去大广间吃晚饭吧。”
正当审神者往前走时,小狐丸却一手撑住墙壁,将审神者堵在走廊上,“主人,是讨厌小狐吗?”白发付丧神低头看着略显娇小的审神者问到,猩红色的眼眸里透露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没有。”审神者感觉对方越发的靠近,下意识地说道。
“那为什么不看小狐的眼睛?嗯?”小狐丸最后一个词带有专有低沉音,近距离的冲击让审神者脸爆红。
“哪哪哪有……你离我太近了。”审神者有点慌张的退后几步,稳定下情绪抬头对视着小狐丸说道:“我没有讨厌你。”
小狐丸注视这个强装冷静来看自己眼睛的审神者,发现自己的主人还真的是……意外的可爱,笑道:“那主人以后可以帮小狐梳理毛发吗?”
想着现在先迈过这个坎的审神者一口答应,反正以后没说什么时候,审神者偷偷在心里面说到。迈开步子避开白发刀剑男士往大广间走去,没走两步感觉后面一阵拉力,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小狐丸公主抱了起来,头被对方按在胸膛上,脖子旁边还感受到黑色绒球划过的触感。耳边突然寂静,只剩下从对方胸膛清晰的心跳声,审神者脸再度爆红。
“主人答应帮我梳理毛发的,正巧小狐出阵回来毛发有些凌乱。”小狐丸抱着已经被吓的脑子当机的审神者,悠哉悠哉的走向自己的部屋,脸上是难以掩饰的笑容。
小狐丸也不会告诉审神者,当他今日听到审神者是被蜻蛉切抱回来时,他的心中是有些嫉妒的。不过,现在审神者是他的了,狐狸看上的猎物可是逃不过的哟。

审神者:???哪里不对?
小狐丸:计划通。

------------------------------------------------
蜻蛉切其实性格超级好,忠实温厚叔型Nice!
不知道为什么在小狐丸这里卡了好久,写着写着就突然羞耻起来,抖。
next part大家想看鹤球还是小祖宗(笑)

评论(4)
热度(38)

© 木葵 | Powered by LOFTER